外地户籍京牌机动车主 明天你该不该换车

发布时间:2020-01-02 16:11:20 编辑:admin 来源:股票新闻

(原标题:外地户籍京牌机动车主 明天你该不该换车)

外地户籍京牌机动车主 明天你该不该换车

华夏时报 记者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

距离北京外埠车新政正式实施已有月余,经历了短期的政策“缓冲”后,自2020年1月1日起,北京外埠车新政已开始进入新的计数周期。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节骨眼上,有关在京机动车牌照管理的猜测,却出现了令人困惑的市场传言,甚至有消息称,未来外地户籍京牌机动车主不可以置换新车,报废后号牌作废,需重新参与摇号,并称消息来源于行业协会。

对很多在京工作多年,并且已取得京牌车主的担心疑虑,《华夏时报》第一时间致电相关行业协会,并询问了北京公安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官方平台,均得到了否定的答复,行业人士称,此消息的传播,最早可以追溯到2017年甚至更早,此间不停被好事者翻出炒作,自此可以间接得出结论,所谓的“京牌新政”有相当大可能只是网友们的臆测,官方平台不仅从来没有发布过类似相关信息,而且在面对相应的政策时也表现的足够谨慎。

在不信谣不传谣的同时,当下媒体和受众也有必要提出疑问,为何一条反复被官方辟谣的信息,会被反复修改传播,背后传递出了什么样的信息?

不信谣不传谣

从2019年10月开始,一则北京车牌正在商讨改革新政的消息在网上流传,其中一条“外地户籍京牌机动车主不可以置换新车,报废后号牌作废,重新参与摇号”的政策引发热议。2019年12月的最后两周,该消息有了新的版本,称消息来自于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和汽车流通协会11月针对汽车市场的分析讨论稿。

该网传消息界定了时间点为2020年,并称之为“大概率事件”,内容包括四点:1、包括外地牌照机动车进京将实行进京收费规定;2、并限制进入4环内以及通州大部分道路;3、外地户籍京牌机动车主不可以置换新车,报废后号牌作废,重新参与摇号;4、京牌机动车也会仿照上海类似规定,根据车主户口所在地,区分内环和郊区牌照等。

对于以上四点,《华夏时报》分别致电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以及乘用车联席会,相关行业协会发言人或协会专家均对此表示不知情,“我们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和小范围座谈中有过相关表态并形成过相关讨论稿。”

而北京公安交通管理局车辆管理所对此的回复是:“目前交管部门未出台任何北京车牌管理新政,也未听说此商讨政策的存在。”

在采访中,部分行业协会专家认为,目前即使不讨论网传消息的真假,就算依据其中最具争议性的第二条理解,外地户籍京牌机动车主不可以置换新车,那置换二手车算不算,“即使是专家讨论稿,也一定会注意到逻辑的严谨性和可操作性,并最大程度的兼顾社会效应,对于不可以置换新车的言论以及如何划归禁行区域的建议,协会层面是不可能有此言论的。”

而在法律界人士看来,即使是相关专家的讨论稿也完全没有实际意义,因为一条新的法规从草案到实施需要经过反复研讨、听证,最终由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宣布实施,因此针对这条信息请受众不要以谣传谣。

疑点重重

一位通州区的外地户籍京牌车主对上述传言的表态很有代表性,“如果这一条实施,在京打拼多年购房购车的朋友们将会面临怎样的窘境?既然都是京牌,那就应该消除地域区隔,而且我也一样是本地纳税,通过合理合法的摇号手段获取的行驶权利,怎么可能说终止就终止?“他对网络传言的真实性在第一时间表示了怀疑。

同时,还有人认为,所谓的开到报废说本身就不科学不严谨,当前的私家车强制报废里程是60万公里,试问这样的行为会对北京的汽车行业产生多大冲击”?

以上的表述,均来自于记者身边随机调查的京牌外地户籍车主,且大部分都是在北京市限购后摇号取得的号牌资源,但不可否认的是,确有相当数量在2010年北京限购前获取的号牌资源,由于外地户籍人口的流动,已在地下市场中非法流转或非法租赁,其中当然也包括很多京籍京牌。

据近几年长期从事车牌交易的李想(化名)表示:“目前报价在25万上下,通过‘假结婚’或者直落方式来办理,但外地户籍卖标和外地户籍买标的行情正好相反,外地户籍卖标要比北京本地户籍卖标收益差,但外地户籍买标要比本地户籍买标的成本高。“

至于其中原因,小李坦陈成本的高低主要取决于能不能本地办理,在京本地办理的流程快慢和通过率高低决定了最终的交易成本,而且据他所说,相比较外地籍贯,如果卖标方为京籍农户,审核成功率可能更高,这与地下交易的落户形式类似,毕竟通过夫妻投靠,双方农户的落户时间仅为3-5年,类似符合上述条件的直落卖标方的标价已经接近或超过了30万。

但即使如此,无论是本地籍或外地籍的京牌资源黑市交易让渡,交了钱也并非十拿九稳,小李说:“所谓的包过,是建立在整套运作队伍健全的基础上。“而他所说的”健全“,除了指买卖双方的自愿黑市交易,也特指在运作过程中和审核部门的部分不法个人行为的粘连。

从记者接触的地下市场交易一隅,其实也恰好证明了京牌资源的稀缺性和因为不公正地下交易所导致的受众认知误区,无论是本地户籍或者外地户籍京牌交易,都属违法,而且双方因此达成的文书合同制约缺乏法律保护,但地下市场中也确有部分更“精明”的掮客,通过炒作两者资源的价格差异,坐地起价,甚至不惜制造谣言混淆视听。

“正是因为这个池子里的资源少,利益驱动下的交易人才更希望持有牌照者尽快抛盘,如果你听信了谣言,要么尽快换车,要么寄希望于尽快给持有的京牌找下家,而这些黑中介最不愁的就是不明真相的接盘侠,看起来目前接盘有风险,但谁敢担保传谣的就不是他们自己呢?中介正好利用谣言造成的卖标和买标方供需时间差和价格差获取差价。”一位熟悉地下交易的二手车从业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正本清源

在2019年年底近两周的摸底中,记者也确实听到了类似的声音,“不管是租还是买,我建议你都赶紧去办一个吧,现在一直在涨价,2020年新政实施之后肯定还会涨价。”这是从事车牌交易的黑市掮客典型的话术,但面对信息不对称,大多数久摇不上的本地/外地户籍买标方都是本着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想法继续试探,询问地下交易的市价。

类似的情况还同样发生在售前端,记者作为从事汽车产业报道的媒体人员,当下也已接到各种电话,咨询能否在春节前购车,节前节后价格是否还会有大波动,而其中一半咨询者急于打听购车的起因,竟也是因为听到或看到了那条“不可以购置新车,车牌作废”的传言。

原创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美寻股票网立场。系作者授权美寻股票网发表,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论 Comments